挪威海象被安乐死,只因太受人类喜爱

7月,一头海象频繁出现在挪威首都奥斯陆的峡湾,憨态可掬的模样吸引了许多游人。然而,
8月14日,由于担心它对人类产生威胁,挪威渔业局对它实施了安乐死。

它被取名芙蕾雅(Freya),意为北欧的美丽和爱情女神。过去两年,它一直出现在英格兰、荷兰、丹麦的海岸线上,这个夏天,它决定来挪威度夏。自从来到奥斯陆的海岸,这头重达600公斤的雌性海象就成了当地的头名网红。它曾被拍到追赶鸭子或是攻击天鹅,但更多时间,它都躺在岸上,甚至是停泊在港口的小船上打瞌睡——海象每天可以睡上20个小时。

芙蕾雅试图爬上一艘小船

尽管当局一再呼吁公众与这头海象保持距离,以保证人身安全,但游人们还是纷至沓来与它合影, 有人甚至还和它一起游泳。

上周,挪威渔业局向围观者发出了最后通牒:如果他们不能远离芙蕾雅,那它将被安乐死。

可惜,这一警告继续被人们置若罔闻,这导致了芙蕾雅在周日被实施了安乐死。

挪威渔业局局长弗兰克·贝克·延森在一份声明中说:“在评估了全球范围内这种情况对人类安全的威胁后,我们做出了安乐死的决定。”

“我们仔细研究了所有可能的解决方案,”他说,“结论是我们无法通过任何可能手段保证动物福利”。

奥斯陆峡湾在夏季是一个深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非常繁忙,许多人在那里划船、游泳或开展其他水上活动。而海象正是一种社会性动物,很有可能正是奥斯陆峡湾的热闹吸引了它停留,也最终为它招来了杀身之祸。

芙蕾雅在打瞌睡

挪威渔业局发言人奥拉夫·莱克弗说芙蕾雅对人类安全造成了威胁,因为它有时会追皮划艇。此外,人类的打扰行为也让它无法休息。“她在一个并不自然的区域。”他说。

不过,据《纽约时报》报道,芙蕾雅之所以会追逐人类船只,是因为经常有人向它扔东西。

据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称,有超过25000只大西洋海象在加拿大、格陵兰岛、挪威和俄罗斯周围的冰冷水域安家。这些海洋哺乳动物沿着海岸线迁移,在浅水区以软体动物和其他无脊椎动物为食。它在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的红色名录中被列为“易危”,目前最大的生存威胁是气候变化。

通常情况下,这些海洋哺乳动物对人类有戒心,一般停留在挪威海岸的外围。

挪威东南部大学教授生物学教授Rune Aae一直在追踪芙蕾雅的踪迹,他说,上一次在北海如此靠南的区域记录到海象出没还是在2013年。因此,芙蕾雅来到奥斯陆峡湾确实很罕见,也导致了当地人蜂拥而至。

Aae说:“通常情况下,海象会出现在一些岛屿上,但它们会很快离开,因为它们怕人。”

但是芙蕾雅“不怕人”,他说,“实际上,我认为她喜欢人,所以这就是她不离开的原因。”

在芙蕾雅被宣布死亡后,Aae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谴责挪威渔业局对它实施安乐死的决定“太仓促了”。他说,渔业工作人员正在用一艘巡逻艇监测她,以确保公众的安全,而且她可能很快就会离开峡湾,就像她以前也曾在春季访问时一样。

“根据以往经验,芙蕾雅迟早会离开奥斯陆峡湾,所以在我看来,安乐死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他写道, “真是太可惜了”!

野生动物生态学家保护生物学家大卫·斯蒂恩(David Steen)则在推特上指出,芙蕾雅的悲剧其实是个普遍现象,“正如你可能已经注意到的那样,人类非常不善于倾听,特别是不善于倾听当局敦促他们给野生动物一些空间的建议”。

斯蒂恩同时列举了最近发生的其他由于人类和野生动物过于接近而发生的例子,比如今年夏天早些时候美国黄石国家公园里野牛刺伤游客,以及澳大利亚卡卡杜国家公园里成群结队的游客挤在充满鳄鱼的河边。但与其他案例不同的是,芙蕾雅用她的生命为人类的无知付出了代价。


Warning: error_log(/home/www/wwwroot/gnuforce.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log/log-0309.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Permission denied in /home/www/wwwroot/gnuforce.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spider.class.php on line 2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