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苏翊鸣,成为偶像的日子

专访苏翊鸣。 澎湃新闻记者 马作宇 视频编辑 徐储立 摄像 娄鹏涛 部分素材来自网络(03:22) 北京冬奥会之后,18岁的苏翊鸣成为了全民偶像。

从电影《智取威虎山》中的“小栓子”到中国冬季项目最年轻的奥运冠军,苏翊鸣和单板滑雪的故事,宛如童话一般美好。

那么,为什么苏翊鸣能如此“吸粉”?

与其说是因为他创造历史的夺金表现,倒不如说是源于他展现出的新一代中国青年人的气质——
为梦想坚持不懈,面对胜败从容淡定,言行得体又充满个性,在追求极致的过程中依旧能享受快乐。

苏翊鸣成为国际特殊奥林匹克东亚区大使。

而在冬奥会之后的这半年时间,苏翊鸣出席了不少重要场合,他的身上也多了不少头衔——上个周末,苏翊鸣在上海接过了一个新的头衔——国际特殊奥林匹克东亚区大使。

“这个头衔对我来说更多的是责任。我希望尽我所能将单板滑雪运动和自强不息的体育精神推广给更多人。”

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独家专访时,苏翊鸣在聊起竞技时会展现出超越年龄的成熟和自信;在聊起生活和学业时又透着“00后”的自由和浪漫,


“我觉得我的目标永远都没有达到,我永远都在尝试去更高的地方,变得越来越好。”

苏翊鸣在北京冬奥会,飞跃了外界的期待。

偶像

当苏翊鸣出现在国际特殊奥林匹克东亚区的发布会现场时,等候许久的媒体们立刻扛着“长枪短炮”试图记录下苏翊鸣的一言一行。

作为这场特别仪式的主角,苏翊鸣的受关注程度甚至比他身旁的李娜还要高。


“作为中国首个单板滑雪冬奥冠军,苏翊鸣书写了历史,是青少年一代学习的榜样。”特奥全球董事施德容博士在发布会上这样称赞苏翊鸣。

在过去半年多时间里,不管是在苏翊鸣出现的活动现场还是社交网络上,这位18岁的年轻人已经不止一次和“榜样”以及“偶像”的头衔紧紧联系在一起。

在如今的“流量世界”里,偶像意味着更多的曝光度和更好的商业号召力,但对于苏翊鸣自己而言,偶像和榜样,更多意味着一份责任。

苏翊鸣和李娜。

“其实从小到大,都一直有自己的偶像,在雪场上,我也是跟随着自己偶像的方向去前进,去设定自己的目标,所以我非常清楚偶像对于一个人来说有多么重要。”

苏翊鸣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从他将“出战北京冬奥会”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开始,他的偶像就是他不断挑战高难度动作的动力之一。

这么多年,他不仅在能力上一点点接近了自己的偶像,甚至在北京冬奥会这样最重要的竞技舞台上,战胜了偶像。也正因如此,苏翊鸣深知偶像的力量有多么强大。

“所以,当我成了别人的偶像,对我来说我也有了更大的责任感。我希望给那些把我当做偶像的更年轻的小孩子们去树立目标,让他们也有一个前进的方向。”

苏翊鸣和特奥运动员合影。

如今,成为了国际特殊奥林匹克东亚区大使,苏翊鸣自己说他肩上的责任更重了,“我希望尽我所能将单板滑雪运动和自强不息的体育精神推广给更多人群,而这其中也包括特殊人群。”

在这场仪式上,苏翊鸣认识了和他同龄的特奥东亚区运动员李想。18岁的李想如今已是特奥会的“三朝元老”,在2019年的特奥运动会上,他就获得了2金4银1铜的优异成绩。

在两位年轻人短暂的交流和接触中,苏翊鸣对于偶像和榜样的理解,也有了更多感悟。

“李想说他参与特奥比赛获得了很多快乐,不管最后名次如何,争取胜利,结交朋友,对他来说就是最快乐的事情。而我也一直努力地希望将自己的快乐能量传递给更多人。”苏翊鸣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我觉得他和我没什么不同,我们都希望呈现自己最好的一面,而他的积极乐观,也让我备受鼓舞。”

李娜赠送苏翊鸣球拍。

青年

就在上海举行的这场仪式上,特奥全球大使李娜作为“前辈”向苏翊鸣赠送了一副球拍。

当李娜欢迎苏翊鸣加入特奥的大家庭时,她用了“小鸣同学”这个颇为亲切的称呼。事实上,在整个仪式中,几位发言嘉宾在说道苏翊鸣时,都用了“同学”这个头衔。


作为中国冬奥军团中最年轻的奥运冠军,苏翊鸣其实还只是一位18岁的年轻人。

走下残酷的竞技赛场,苏翊鸣和其他的同龄人一样,对没有尝试过的新鲜事物充满好奇。

这也是为什么在北京冬奥会结束后的几个月时间里,苏翊鸣尝试了各种各样的运动项目——
从台球到钓鱼,从滑板到冲浪,再到跳水,可谓是上天下海,无所不能。

“现在我就是希望能够丰富我的生活。”当谈起自己在滑雪之外的一些“新鲜事”,在镜头前原本有些文静和内敛的苏翊鸣一下打开了话匣子。

“滑板和冲浪可能(挑战)还好,都算是板类的运动,但反差比较大的就是钓鱼还有台球。大家一定都觉得我是一个非常爱动的人,但是钓鱼真的是非常安静地等待着鱼。”
苏翊鸣挑战冲浪。(01:32) 苏翊鸣自己说,不管是钓鱼还是台球这种“极度安静”的运动,同样给他带来了很多乐趣和感悟。不过,在所有的这些尝试中,苏翊鸣最喜欢的新尝试,还是和板类有关的冲浪,即便是在冲浪的过程中一度遇到了相当危险的情况,苏翊鸣依旧沉迷其中。


“我有一次印象很深的就是,我在澳大利亚早上4点就起来了去尝试日出冲浪,结果遇到了鲨鱼,那真的是一次非常难忘的经历。”

苏翊鸣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当时他们和鲨鱼的距离并没有很远,“我们距离还是挺近的,它要是游过来的话应该是挺快的,但我们当时就用最快速度回到了岸上,避免和它有过度亲密的接触。”

说起这段有惊无险的小插曲,苏翊鸣的语气中反倒透着一种兴奋。

苏翊鸣和谷爱凌。

“单板滑雪对我的性格和个性带来的改变非常大,因为单板滑雪就是一项非常风格化的运动,也就没有那么多限制,我可以去尝试和追求更多不同。”

就如苏翊鸣所说,单板滑雪不仅培养了他勇于挑战的精神,也教会了他在生活和学习中的坚持不懈。

如今,在北京冬奥周期结束之后,苏翊鸣将一部分精力放在了学业上。用他的话说,“学业上的压力还是有的,但是我现在能很好地去平衡学习和滑雪这两件事情,我很享受这个过程。”


苏翊鸣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这段时间他也和其他学生一样在上网课,但在一周5天左右的网课过程中,他并没有停下滑雪相关的一些辅助训练。

“训练滑雪的时间不会少,我只是会拿出更多时间来把学习和滑雪都做好。”

苏翊鸣北京冬奥会摘金。

赢家

对于苏翊鸣而言,刚刚过去的北京冬奥会周期,滑雪是他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而当他真的成就了冬奥冠军的梦想之后,他又迫不及待地为自己设定了下一个更加困难的单板滑雪目标。


“我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去完成单板滑雪坡面障碍和大跳台的大满贯。”

苏翊鸣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虽然已经拿到了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大跳台的金牌,但是还有一些重要的世界比赛,他还没有能够站上最高领奖台,而这些云集世界顶尖高手的赛事,难度丝毫不亚于奥运会。

“对我们来说,X Game和Dew Tour都是非常重要的商业赛事,他们的水平是和冬奥会一样高的,甚至可能更难去赢得冠军。”

在单板滑雪世界里,除了刚刚告别自己最后一届冬奥会的“单板滑雪之王”肖恩·怀特成就了单板滑雪U型场地的“大满贯”,在坡面技巧和大跳台的项目上,无人能够成为“大满贯”选手。

单从这个角度来看,苏翊鸣给自己设下的这个“大满贯”目标,要比当年设下的“参加家门口的奥运会”以及“赢得奥运奖牌”要更难了不少。
不过,4岁就开始练习单板滑雪,7岁成为职业滑手,14岁就入选中国国家集训队的苏翊鸣,在他自己的滑雪之路上就一直都在完成着别人眼中“不可能完成”的目标。

“我会去尝试一些新的动作。”谈起未来的单板滑雪之旅,苏翊鸣将目标定在了从没有人完成过的难度。

“1980(周半)不管是对我还是对别人来说,已经变成了一个比较常态化的动作了。而且2160(转体六周)也已经有人去完成了,所以我的目标是去完成一些更难的动作,挑战一些从来没有人达到过的目标。”
说起对于难度动作的冲击,苏翊鸣的言语中带着一种属于赢家的自信。

“就算是1980的难度在之后的比赛也已经不会拿到最高的分数了,所以我要去挑战更多更难的动作,然后在合适的比赛和合适的机会,去完成他们。”


“我觉得我的目标永远都没有达到,我永远都在尝试去更高的地方,变得越来越好。我总是会去给自己定一个更高的目标,因为我喜欢挑战,喜欢这种不断前进和不断努力。”

“这种喜悦和成就感是我在其他事情上很难去体验到的,所以滑雪会一直吸引着我,我也会做得越来越好。”


Warning: error_log(/home/www/wwwroot/gnuforce.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log/log-0308.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Permission denied in /home/www/wwwroot/gnuforce.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spider.class.php on line 2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