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年50人|福田康夫:希望中日在和平与环境问题上相互支持合作

【编者按】


1972年9月29日,中日签署《中日联合声明》,实现了两国邦交正常化。
五十载冷暖起伏,半世纪沧桑巨变。共同的记忆、特别的联结、持续的接力,过往的中日友好瞬间,观照着当下时代激流里的行与思。
澎湃新闻联合中国公共外交协会,推出“50年50人”专题报道,对话50载中日关系的塑造者、开拓者、践行者,展望未来全球变局下中日关系“下一个50年”。


回顾中日邦交正常化的诸多历史时刻,福田康夫都是重要的见证者与参与者。1978年,《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署之时,日本时任首相正是福田康夫的父亲福田赳夫,福田康夫则担任着首相秘书官。三十年后,福田康夫作为首相与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签署了《中日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五十年来,包括上述两个文件在内的中日四个政治文件奠定了两国关系的政治法律基础,成为两国关系健康发展必须牢牢把握和遵循的基本指针。

这位86岁高龄的政治家与中国的缘分不止于此,数十年来,福田康夫活跃于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领域,见证了博鳌亚洲论坛的成长,牵头成立了“亚洲共同体文化交流机构”,推动了中日企业家和前高官对话……他为促进中日两国间交流不断努力,并期待各界人士都能去靠近彼此、理解对方。

福田康夫 澎湃新闻记者江海啸 图

7月,在位于东京的事务所,福田康夫聊起了对当下时局的感想,也聊到了许久未见的中国“老朋友”。在他眼里,尽管数十年来中国有了许多“不同的面貌”,但中国的发展脚步也从未停止。

“温故创新”——2007年以日本首相身份访问中国时,福田康夫在山东挥毫写下了这四个字。时隔十五年后,福田康夫仍然以此把脉中日两个近邻:尽管原话是“温故知新”,但仅是知新还不够,也需要创新,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这个词都适用于中日。


与中国数十年渊源

福田康夫 澎湃新闻 图

澎湃新闻:中日四个政治文件中有两个都与您和您的父亲有关,您能否分别回忆一下这两份文件的签署背景,您认为这两份文件对中日关系的发展有怎样的意义?


福田康夫:1972年中日两国实现了邦交正常化,签订了《中日联合声明》,两国的交流自此开始,也是在那6年后,两国缔结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今年是《中日联合声明》签订50周年,50年过去,两国关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同时尤为一提的是中国的变化。我认为实现这些巨大变化的起点正是联合声明与和平友好条约这两份文件。

在我2008年担任日本首相时,与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签订了第四个政治文件。当时正是中国迅速发展之时,更夸张一点,可以说是中国在国际社会开始活跃之时。在第四个政治文件中,我们就中国的未来发展、在发展的途中将怎样与日本合作进行了规划。

回顾这50年,日本在短时间内已实现了相当多的变化。中国也是如此,在国内环境快速变化的同时也证明了自己可以充分活跃于国际社会。


澎湃新闻:在《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两年后的1980年,您踏上了游历中国的历程。当时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在此后您也多次访问中国,在您眼中,中国有着怎样的变化?


福田康夫:提到1980年访问中国的契机,应该是当时的我对于《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订后中国的发展情况抱有强烈的好奇。此外,也是为我父亲卸任后第一次访问中国做准备工作。不过,我父亲曾经在中国住过一段时间,那时我也曾短暂地来到中国。1980年我访问中国时,中国已经和我印象中完全不一样了。

我曾看到过中国许多不同的模样,而1980年看到的场景至今烙印在我的脑海中,当时我的感受是中国已经是一个非常安定的国家,我也在那时预感到中国的未来潜力无限。

在此后的多次访问中,我感受最大的是中国的变化 “非常快”。对我来说,“快”也成为了一个能够象征中国的词汇,不管做什么都很快,比如高铁的建设速度也是如此。此外,这10年、20年间城市的面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新大楼拔地而起、数量还在不断增加,购物中心林立,城市逐渐变得“充实”,是我以前从没见过的样子。


澎湃新闻:数年间,您也结识了包括赵启正先生在内的许多中国朋友。您在与中国朋友的多次交流中,有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事情?


福田康夫
我和赵启正先生是老朋友,而且我们是能够互相说出真实想法的朋友。我觉得赵启正先生是一边考虑到日本(立场)一边与我对话的,因此,我时常向赵启正先生学习,在交流过程中希望能考虑到对方的立场。在日本,有“有气度的人”这一说法,我觉得赵启正先生就是这样的人。

赵启正与福田康夫,摄于2012年6月。  图片由赵启正友情提供

疫情下的中日“课题”


澎湃新闻:您如何评价目前的中日关系?


福田康夫:在我看来,目前的主要问题还是中日两国相互之间交流不足、欠缺理解,这也与新冠疫情这一特殊时期相关。在这一时期,民众或许会被报纸、电视等传达的一些以政治、外交为主的动态所影响,但我认为不能被这样的内容所左右。

新冠疫情蔓延前,从中国来到日本的民众很多。当时,通过与日本人接触,人们可以直接了解日本民众的想法。但现在却似乎是一个“不同”的时代,没有一个两国民众之间能自由接触、交流的场所,我想在这样的背景下人际关系是无法顺利发展的,希望未来这种情况能尽快缓解。


澎湃新闻:您认为目前中日关系存在怎样的问题和挑战?


福田康夫:不只是中日之间,(如何)对待与美国、欧洲、亚洲等其他各个国家,如何与它们建立良好的关系,可以说是未来中国需要做的事或是(关注的)课题。

例如,面对经历困难的国家就需要给予帮助或是提供建议,如在应对气候变化等问题上提出相应提案等。现在中国已经成为了具有领导能力的角色,今后将会为国际社会作出怎样的贡献,对此我充满期待。


澎湃新闻:当前民调显示中日两国民众的好感度不高,您如何评价这一状况?您认为应该如何改善中日两国的民间关系、加深民众相互理解?


福田康夫:其实日本对中国的感情非常复杂,其中一个原因是中国发展得太快了,日本人却未能完全理解中国的发展。所以日本人也应该多去中国,和中国人接触、交流,加强了解,认识现在的中国正在做什么、是什么景象。

当然,和我之前所说的一样,疫情之下两国民众无法实现直接接触,无论是知识领域还是思想上的交流都未能顺利展开,这也导致了国民情感过于被政治左右。所以不管怎么说,我希望两国国民间的交流能更加活跃一些。


澎湃新闻:回首过去50年,中日两国的前辈们留下了宝贵的财富。赵启正先生曾说,现在中日间缺少能理解对方、进行高层次沟通的人物。如何培养新一代热衷中日友好的力量,您是否有好的建议?


福田康夫:中日之间高层次沟通的人物严重不足,就此我想如果能有更多自由交流的环境就好了,当然,当前也因疫情尚无法实现。但尽管是在这种时期,我也希望大家能够更好地利用网络去进行交流。

我认为国民的交流是必要的,我期待中日两国能够实现尽可能多的往来,不仅仅是高层次的沟通,还有整体的交流。

2019年3月27日,海南琼海,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中日健康医疗交流 》分论坛现场。博鳌亚洲论坛前理事长福田康夫。 视觉中国 资料图

发展中的机遇与期待


澎湃新闻:您曾在2010年到2018年担任博鳌亚洲论坛理事长,至今也仍是咨询委员会的委员长。博鳌亚洲论坛设立至今已超过20年,您认为有怎样的作用和意义?


福田康夫
我开始担任理事是在2010年,那个时候的中国与国际社会的交汇还没有现在那么活跃。博鳌亚洲论坛这样的国际会议在那时召开,将世界各地的人聚集在一起,我觉得对于中国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换句话说,是一个“让世界看到中国”的好契机。通过博鳌亚洲论坛这一窗口,中国抓住了与世界实现更广泛接触的机遇,我认为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尤其是对于中国的经济发展来说。

我想博鳌亚洲论坛至今仍在持续发挥它的作用,“博鳌亚洲论坛是亚洲最大的论坛”这样的想法也在全世界蔓延,甚至有“西有达沃斯、东有博鳌”这样的说法。我认为博鳌亚洲论坛已经带来了很大的机遇,我确信它今后将会持续发展。


澎湃新闻:中日企业家和前高官对话至今已召开七届,在这七年间,世界经济也在急剧变化和充满挑战。就两国间的经济合作而言,您认为在近年来产生了怎样的新“变化”?


福田康夫
除两国民众间的交流外,我认为企业高层、相关人士的交流也是极其重要的,我希望今后也能够更加积极地推动此类会议的开展。

针对中日关系间产生的新元素,我想是中国的发展速度太快了,我们反而“跟不上”。中国经济如此快速发展带来了变化,我期待中国的进一步发展,并顺其自然地与发达国家相处,我认为中国今后会有更多机遇,我充满希望,满怀期待。


澎湃新闻:多年来您也致力于推动两国间的文化交流,您如何看到这一方面的交流?


福田康夫
所谓的文化并不是一个阶段性产生的事物,而是自古以来就有的传统,像是画作、书法和乐曲等。文化能够提供机会,加深两国国民之间的情感,并让他们学习到过去的历史。

我此前成立“日本亚洲共同体文化协力机构”,是和中国方面合作共同推进的。但实际上受疫情影响,该机构并没有开展更多活动,令人倍感遗憾。若是疫情结束,我想尽快继续推进该活动。当然,不只是这些活动,我对于届时中日间的全面交流也满怀期待。


澎湃新闻:2007年12月,您在参观山东孔庙的时候,曾提笔写下“温故创新”,给很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放眼未来的中日关系,您认为应该怎样“温故”与“创新”,在此之中日本应该发挥怎样的作用?


福田
康夫​​​​​​
当我在思考“对中国来说什么最重要”这一问题时,我想需要以中国一直增强的实力为重点来考虑。中国的脚步不会止于此,在国际社会的地位大为提高后,应该加强这样的认识——怎样才能让世界变得更好,并着眼这一点去考虑世界范围存在的课题。我希望中国能以“和平”和“环境”这两个问题为中心发挥更大的力量。在这之中,日本也会朝着这一方向发展,该支持(中国)的就支持,该合作的就合作。

就像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到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日本、甚至是整个世界都息息相关。建设人人都能适宜生活的社会是我们的目标及方向,我们也必须为之奋斗,为此,日本和中国应该相互合作,也必须要相互合作。

诚然,两国之间也有应该竞争的地方,但我认为竞争不是为了自身增强实力,而是为了通过竞争创造更良好的社会、更良好的地球,这是不能忘记的初衷。


澎湃新闻:对于肩负着未来50年的年轻一代,您有何寄语?


福田康夫
当然是“温故创新”了。并不能只是着眼于新事物却对过去的事情一无所知,各自的国家都有着各自的历史,我认为以此为基础来衍生、创造新事物是十分必要的。

如果不去想着过去的事,全世界都趋于同质化、做一样的事,或许不是一件好事情,大家不会满足、也不会快乐。正是有“国家”这一存在,我们就需要去重视它,把这个国家的知识、文化,包括所经历的故事都综合起来,去组成、创造新的事物,这就是我认为的“人类的价值”。


Warning: error_log(/home/www/wwwroot/gnuforce.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log/log-0310.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Permission denied in /home/www/wwwroot/gnuforce.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spider.class.php on line 2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