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荆斩棘》:上坡要努力,下坡要开心

坦诚地说,跟《浪姐》(《乘风破浪的姐姐》/《乘风破浪》)相比,观众尤其是具有更鲜明女性意识的观众,对《披哥》(《披荆斩棘的哥哥》/《披荆斩棘》)的态度要更为审慎一点,更吝于给出好评,这是基于社会现状、节目现状和舆论现状而言。

《披荆斩棘》概念海报

社会现状方面,男性群体仍是既得利益群体,有些观众不免觉得:女性要乘风破浪拓展生存空间,顺风顺水的男明星们哪里还需要“披荆斩棘”,“斩”自己吗?从节目现状来说,先有《浪姐》才有《披哥》,《披哥》的成功得益于《浪姐》的铺路,《浪姐》不就成了另一层面的“招娣”?从舆论层面来看,基于女性立场、从女性视角出发的节目更受女性观众欢迎,男性综艺很容易在无形中冒犯到女性群体。比如这一季《披荆斩棘》来回强调了好几次“反卷大师”,是想迎合社会的“反内卷”浪潮,但一部分观众就会觉得不爽:合着姐姐们得拼,哥哥躺平偷懒大家还得拍手叫好喊酷?

所以,无论是制作还是观看一档男性综艺,都得首先承认这三个现状的可能存在,理解一些观众给节目差评的合理性。在此基础上,我们也得警惕以单一的两性视角彻底否定男性综艺的做法,好像男性综艺就是“原罪”、只配被不分青红皂白打一星。群体与群体是一回事,但具体到个体,又是千差万别的,就像很多男性占尽各种资源,却也有很多男性需要辛苦地开疆拓土,他们可能面临着与很多女性一样的困境,他们同样需要渠道和机会。这是《披荆斩棘》存在的合理性,也是我们客观评介这档节目需要共同分享的价值前提。

跟《浪姐》一样,《披荆斩棘》同样是芒果TV最顶尖级别的综艺,象征着国内竞演类真人秀的最高水准。单单就舞美上说,《披荆斩棘》的初舞台尤其是第一次公演,真的是下了血本,《新地球》《legends never dies》《风的季节》等表演的舞美设置让人叹为观止,或宏伟壮阔,或市井百态,是否喧宾夺主另说,但能够在现场舞台上呈现出这一切着实不容易。用吴克勤的话说,“做秀的人是‘疯子’,创作的人是‘疯子’”。舞美效果不错,态度更值得肯定。

节目在舞美上下了血本

另一方面,虽然疫情影响下演出缩减,艺人的档期更好“乔”了,但国内估计也只有芒果TV有这样的资源和人脉可以邀请到这样的阵容。来自中国台湾的任贤齐、苏有朋、张震岳、信,中国香港的杜德伟、温兆伦、林峯、吴卓羲、周柏豪,内地摇滚民谣一线的郑钧、马頔、郝云……虽然这其中不少人此前经常上内地综艺,但让任贤齐、苏有朋、张震岳、杜德伟、温兆伦聚在一起录淘汰制的竞演节目,当然是头一回。给大咖助阵的也是大咖,郑钧请来了王菲打call,杜德伟请来了张学友和梁朝伟打call,这交际圈一看就是不一般。

这打call的阵容也太华丽了

手握这么多张好牌,《披荆斩棘》首先打出来的是最容易打、效果也是极好的“回忆杀”。毕竟很多人真的就是听杜德伟、苏有朋、任贤齐的歌曲长大了,他们单单站在那里就已经情怀满满,何况他们唱起的是自己最初的代表作《拯救地球》《爱》《红蜻蜓》《伤心太平洋》。张震岳的《思念是一种病》、吴克勤的《为你写诗》、潘玮柏的《反转地球》、郑钧的《私奔》、信的《死了都要爱》,同样可以成为全场的大合唱。包括那些非歌手的演员的选曲也是经典老歌,比如张峻宁唱陶喆的《找自己》、曾比特唱周杰伦的《发如雪》、张云龙唱陈明的《我要找到你》……歌曲版权想必花大价钱买,把“回忆杀”烘托到极致,奠定了很不错的好感分。

“回忆杀”指数满分

不过,单凭“回忆杀”“情怀杀”是难以支撑一档长周期的真人秀的。以往的《浪姐》《披哥》均不同程度存在这样的问题:首播关注度最高,随着公演质量下滑,观众也随之流失。该如何避免这一情况的发生?大道至简——回归到节目的初衷:以哥哥们严苛的自我要求、以精彩纷呈的公演舞台,诠释披荆斩棘的内涵。

这一季《披荆斩棘》,虽然有“反卷大师”这种笔者个人觉得不高明的营销,但大多数时候,哥哥们说得最多的是“好卷”。这里的“卷”,不是“内卷”的本义,即无意义的竞争和彼此消耗,它指涉的是哥哥们的自我挑战、自我超越,是竞争下的相互激励与促进。我理解现在的年轻人反感“内卷”,但这一次我们应该“严以待人”,舞台上的哥哥们就应该“卷”起来。否则人人躺平,何来“披荆斩棘”?尤其是在隔壁姐姐的映衬下,哥哥躺平拿第一,让人情何以堪?好在,在不少哥哥——尤其是“老派艺人”身上,我们看到他们这种全力以赴去拼的精神,他们真正支撑起《披荆斩棘》这档节目的精神内核。

有时需要适当的“卷”

比如吴建豪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在表演上他会在意灯光怎么打、舞台效果怎么样、服装怎么穿。他保持很好的身材,“你以为我平常吃什么,牛排吗?不,水煮蛋、烫西蓝花、烫鸡胸肉”……节目偶然拍到了他吃饭的一个场景,别人吃着香喷喷的面条(碳水很多),他的饭盒里是烫西兰花。内娱的男艺人们身材就应该学他这样“卷”起来。

虽然这是很多姐姐不足为奇的日常,但能够做到的男明星属实是凤毛麟角

在初舞台的表演上,年轻的后生们训练几个小时后就精疲力尽熬不住了,吴建豪一口气十个小时下来不知疲倦。这倒不是鼓吹说要过度消耗身体去训练,而是男艺人们得睁开眼睛去看看自律的前辈是怎么工作、怎么训练的,为何人家的技艺会比你强,为何人家爆红后还能够一直红。

囿于以前角色的印象,大家会认为苏有朋就是一个很好说话的可爱前辈,到了节目中才发现他是最有胜负欲的人之一。这个胜负心不会讨人厌,因为他不是见不得别人好,而是他无法容忍自己“没有用尽全力”,“这个我会饶不了自己”。

因此,苏有朋对第一次公演的《霍元甲》进行了天马行空的舞台设计,一个人不知疲倦在那边各种“自导自演”。苏有朋的投入“演出”还制造了不少笑点,以至于王大陆不得不小心翼翼一再提醒他“回到现实”。事实也证明,《霍元甲》演出虽然不见得是翻唱版本里最好的,但它超过了苏有朋所不满足于停留的“基本分”。王大陆对苏有朋的评价恰如其分,艺人异于常人的地方就应该是“做事情就是要很极致”。

苏有朋非常投入地设想舞台的样子

还有杜德伟,已经60周岁的人了,对自我的要求一点都没有松懈。初舞台他的小组到凌晨两点还在训练,训练都是十个小时起;第一次公演舞台,作为队长的他跟队员们安排了很细致的训练日程,精益求精一点点抠动作。杜德伟说唱跳组合就是很“内卷”,不“卷”的话“你在舞台上是很难看的呢”。

一些哥哥真的一点都不“佛”

为什么这么认真?因为他对职业有敬畏,他相当珍惜这一次可能翻红的机会。备采时导演问他,跟年轻的哥哥比起来会不会担心,他回答说,“我不会用担心来形容我的心情,我只会用全力以赴、豁出去来形容我的心情。养妻活儿,所以就要更加努力地出来工作”。杜德伟年轻时的争议是不少,但节目里的确是一个全新的他——他随身带着6岁儿子的画给自己激励,每每累了他就跟老婆打视频电话“老婆你好靓女呢”……一个已经60岁、早过了事业巅峰,但为了给妻儿更好的生活而仍在披荆斩棘的哥哥,不正是节目精神的最好传递吗?

这正是披荆斩棘的真谛

所以,这一季《披荆斩棘》的精神内核与《浪姐》更加接近、更加靠拢。在男艺人普遍缺乏自律、缺乏自我要求的背景下,《披荆斩棘》里的几个哥哥至少提供了不一样的范式。事实上,哪怕是一再喊着“反卷”的表面功夫乐队,在玩音乐这件事上也是很投入的,只是节目组真的没必要一个劲地把“爱谁谁”的台词剪出来播,摇滚的态度是这么体现的?若不是有国民度支撑起喜爱度,真洒脱得起来?

张震岳提到了他妈妈跟他讲过的一句看似家常、却又很有哲理的话,“上坡要努力,下坡要开心”。对哥哥们来说也是如此,既然来节目披荆斩棘了,就应该努力,就应该“卷”起来,“卷”起来才会有自我的超越,才会有好看的公演舞台。

节目中要努力,努力后请开心

至于“下坡要开心”,人生难得几回搏,全力以赴了就坦然接受结果,哪怕下场是被淘汰。节目只是漫长人生中的一小段,在节目中重获的披荆斩棘的勇气终会回馈到真实的人生中去,也会给观众带来激励与力量。


Warning: error_log(/home/www/wwwroot/gnuforce.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log/log-0309.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Permission denied in /home/www/wwwroot/gnuforce.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spider.class.php on line 2966